众赢投顾为和众汇富旗下品牌
和众汇富-中国证监会批准证券咨询机构
和众汇富 创于2000年 专业服务股民十九年

专属 专业

众赢投顾 专属您的专业投顾

客服电话:4006-9876-77
主页 > 众赢策略 > 日策略 > 投教基地

众赢投顾:我的押金还能退吗?

发布时间:2018-12-24 来源:众赢投顾 访问次数:311

「和众汇富」我的押金还能退吗?



在中国总有一款韭菜是适合大家的,逃脱了楼市、股市,但却没有逃过共享经济,出于好奇、方便无意中注册了小黄车,当再次注意的时候已经成为小黄车的股东!

当大多数90后还在为还每月的花呗和信用卡苦恼时,有个90后已经解锁了“掌控估值200亿独角兽”成就,并在2017年登上了胡润百富榜“90后”首富的宝座,身家高达35亿人民币。

他就是OFO创始人戴威。2017年2月OFO年会上,站在共享经济之巅的戴威当着800多位同事,甩手就送给老员工纪拓一辆牧马人,只因纪“有一个诗和远方的梦想,想开着牧马人去拉萨”。那天酒至酣处,一位员工当场背了一首《滕王阁序》,戴威奖励1万元。

2017年大扩张,OFO甚至花2000万元冠名了一颗卫星。同年,OFO还花1000万元请鹿晗代言,而摩拜的代言人就是创始人胡玮炜。

「和众汇富」我的押金还能退吗?



回忆中的风光,更映衬出现实的残酷。仅仅过了一年,现在的OFO北京总部,已经被排队索要押金的群众们占领,线上上申请退款人数更是接近1000万,戴威遭遇“举国讨债”;OFO总部人数也从繁荣时的3400人裁减至400余人。根据5月中旬的财务数据,OFO欠供应商款12亿元,欠城市运维3亿元,合计欠款15亿元,戴威也不得不在内部信中激励员工说"至暗时刻"“跪着活下去”。

「和众汇富」我的押金还能退吗?



曾经白手起家的90后首富为何走到今天的局面?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。首先,肯定有时运的原因。中信建投已故首席周金涛有句话叫,人生发财靠康波。50后有房地产,代表是王健林、许家印;60后、70后是机会最多的,既有传统制造和商贸的机会,也有互联网的红利,代表有马云、马化腾、张近东、李书福等,2018胡润富豪榜中,这两个年龄阶段的富豪也最多,国外的情况也类似,包括亚马逊的贝佐斯(1964年)、特斯拉的马斯克(1971年),以及GOOGLE的创始人(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均为1973年生人)都处于这个年龄阶段;80后也多少能吃到点移动互联网的红利,代表有拼多多的黄峥、还有今日头条的张一鸣,前者成功解锁“最快达到950亿财富的富豪”成就,后者今年以600多亿元的财富首次跻身胡润百富榜前30名,而今日头条在2018独角兽的估值排行榜中也蹿升至第二,仅次于蚂蚁金服。BATJ中的J已经从京东变成了今日头条。90后处于互联网红利的末端,遇到的大多都是P2P、比特币、共享经济这类看上去是机会实则八成是坑的东东,结果不是遭遇政策管制就是碰到庞氏骗局,究其根源在于目前处于互联网繁荣后的衰退期,对于90后创业者确实是不太友好。个人认为,哔哩哔哩所代表的短视频以及抖音等短视频延伸的网红电商等,是适合大多数90后的为数不多可以挖掘的风口。


「和众汇富」我的押金还能退吗?



摩拜的理念是,投一辆车就要算一辆,但在戴威看来,铺量是很重要的。在和摩拜的竞争中,戴威进行了铺量和碾压式的融资。但是很显然,一味的数量压制并不能使小黄车走的更远,时间一长,各种问题便暴露了出来。单车破损过多,没有保修,车子质量过低,这些都导致ofo在消费者的心中的口碑下降的越来越快。连OFO的员工都在问:为什么我们的十辆车,有九辆都是坏的?疯狂铺量的背后,是巨额资本支撑的结果。互联网效应是胜者为王,弱者苟延残喘都难。但没有竞争壁垒、靠资本堆积起来的优势,最终也由资本决定谁是王者。

2017年下半年,共享单车市场急转直下,政策收紧,变现预期渺茫,行业内开始出现多家公司破产的局面。戴威先是与几乎所有投资人“为敌”,拒绝了与摩拜的合并,接着又把第一大机构股东滴滴的三个派驻人员赶走,“强行休假”,彻底得罪了程维。接着,滴滴“投桃报李”,大挖ofo墙角,并于今年1月宣布复活“小蓝车”,还自营青桔单车,并干扰了OFO与阿里的关键融资计划,毫不留情的拔走了OFO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媒体报道,ofo与阿里曾经达成一个1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,但这回一票否决的是程维。最终,ofo通过抵押动产才从阿里拿到资金,金额也从10亿美元缩水为17.7亿人民币。(可以说,现在小黄车的所有权很可能归于阿里,鉴于阿里同时投资了哈罗单车,OFO未来的命运风雨飘摇)

不过话说回来,即使拿到了阿里的融资,OFO也很难说能挺过这一难关。2017年年底,ofo与摩拜相继被爆资金链紧张,挪用用户押金救急。2018年4月3日,摩拜以37亿美金卖身美团,80后胡玮炜“功成身退”。摩拜“意外”卖身美团,给了戴威重大打击,他终于意识到共享单车到了“至暗时刻”。

在今年11月14日召开的全员大会上,戴威承认自己犯了错,但不是向资本认错,而是认为去年就应该探索广告变现等业务,因为仅靠单车骑行收费不能实现盈利。他还表示,未来ofo会分化出更多APP,多元发展。

再次,共享单车是面巨大的镜子,映射了我们这个浮躁的时代。戴威的困境也是时代的困境,大家都是想尽快做量,并想当然的认为有了量自然就有赚钱的效应。但恰恰忽略了,需求的增长是需要过程的。资本快速催熟的可能不是果实,而是毒药。

戴威的“骑行”情怀很好,但资本催熟下带来的结果是,远超现阶段需求的“黄色污染”,到处可见的单车“坟场”。戴威以及每个创业者都要想一想,你以为的需求是大家真的需求的吗?你的初心和情怀有没有在资本的催熟下变质?你到底在经验和教训中成长了,还是走入了新的误区?

最后,还是想鼓励下戴威,为了方便,为了创新!


声明:
  1. 本网站所载文章、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  2. 如本网转载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原作者在两周内速与本网站联系。